心中有人民 筆下有深情

——全市新聞戰線踐行“四力”主題分享會精彩發言分享

發佈者:Chenguang 來源:呼倫貝爾日報 瀏覽: 發佈時間:2020-11-09 15:07:02

 心中有人民  筆下有深情

曾慶旭

心中有人民  筆下有深情

白朝暉

心中有人民  筆下有深情

孟凡東

心中有人民  筆下有深情

鞠金慧

心中有人民  筆下有深情

韓在華

心中有人民  筆下有深情

韓哲

心中有人民  筆下有深情

趙晶晶

心中有人民  筆下有深情

李宛霏

心中有人民  筆下有深情

王超

心中有人民  筆下有深情

於雪丹

 

 

 

 

記者是一個很特殊的職業,當太陽還未升起,我們匆匆的腳步已經奔波在採訪的路上;當夜空搖落漫天星光,我們疲倦的身影,仍穿梭在採訪機、攝像機重疊的職場。我們孜孜以求、無怨無悔,忠實地記錄着呼倫貝爾發展變革的每一個瞬間,傳承着呼倫貝爾大地春華秋實的芬芳。如果説有什麼特別,那就是隻有在記者節這一天,作為記者的我們才可能會把這束觀察社會,關注他人的目光投向自己,感慨職業生涯中這一路風雨,一路坎坷,一路感動,感悟作為一名記者的社會價值。

第二十一箇中國記者節如約而至,為團結引領廣大新聞工作者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工作導向,繼承和發揚黨的新聞工作優良傳統,呼倫貝爾市委宣傳部舉辦了“心中有人民,筆下有深情”主題分享會。分享會上,來自我市各地新聞戰線的10位優秀新聞記者代表結合自身採訪工作實際,用一個個飽含深情的故事展現出全市廣大新聞工作者,紮根基層服務羣眾緊緊依靠羣眾的高尚情操和良好精神風貌。通過活動,進一步增進了各地新聞業務的交流,同時也在我市新聞戰線中樹立了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讓我們一起走進他們的故事。

 

 

 心中有民助脱貧,筆下有情暖人心

蘭巴庫村有4個村民小組,常住人口156户457人,2019年建檔立卡貧困户69户196人,未脱貧23户44人。通過這幾年精準扶貧,蘭巴庫村已通公路、通電、通網、通電視,並且通過飲水安全、危房改造、易地搬遷等政策,村裏人居環境有了很大改善。在不斷的幫扶過程中,越來越多的貧困户達到“兩不愁三保障一高於”而脱貧。秦樹旺家靠養牛脱貧,胡維金家靠養馬脱貧,曾凡明家靠養豬脱貧,今年蘭巴庫村貧困户已全部脱貧。

這次扶貧讓我發現腳下帶泥土,筆上才能有温度,只有親身感受,文章才能有真情實感的流露,才能寫出有靈魂的文章引起讀者共鳴,通過這次分享我和在座同仁共勉,讓我們不斷努力,講好脱貧攻堅的故事、講好呼倫貝爾故事、講好中國故事。

——呼倫貝爾日報社 曾慶旭

 以“深入民眾浸入生活”成就 “沾泥土”“帶露珠”“冒熱氣”的新聞作品

身處這樣一個偉大的時代,特別是目睹親歷着當今世界正在經歷的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風起雲湧和波瀾壯闊,我慶幸自己是一名能為時代發聲的記者。我更清醒地知道,身為一名新聞工作者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下,所肩負責任之前所未有的重大和艱鉅。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主題,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我們新聞工作者就是要堅守正道,做到走得正、走得實、走得久。願我們都能成為那個即便歷盡千帆,眼裏依然有光,心底依然澄沏清明,温暖純真的明朗少年。用我們感懷人間冷暖的悲憫之心,以“深入民眾浸入生活”成就“沾泥土”“帶露珠”“冒熱氣”的新聞作品,並以此去成就更多的世間美好。

——額爾古納市融媒體中心 白朝暉

 我與務林人的故事

2007年,懷着對家鄉的深情眷戀,我從吉林電視台回到了吉文林業電視台,隨後又調入大興安嶺電視台工作。15年,在人生的長河中短短一瞬,也正是這15年,讓我懂得了什麼是記者、什麼是責任、什麼是使命。今天站在這裏,如果用一句話來概括我對記者職業的認識,我認為永遠在路上是家常便飯,苦和樂共嘗是歷練,這其中更伴隨着太多的感動。

昨天越來越多,走過的路長了,你會發現路上所遇到的人和風景真好,它會激勵你在長長的路上用心、用情、認真地一直走下去。

——大興安嶺電視台 孟凡東

 這一刻,我在現場

記者也同樣開啓了循環工作模式。帶上口罩、穿上防護服、扛上攝像機、拿起麥克風……在允許範圍內,最大限度的將‘戰疫’逆行者的忙碌身影記錄下來。記錄下醫生透過起霧的護目鏡為患者進行診治;記錄下護士因長時間穿防護服、護目鏡而留在臉上的深深勒痕;記錄下確診患者康復出院後對醫生的深深鞠躬感謝……這一刻,我在現場,與醫護人員共同“戰疫”。

是的!這一刻,記者們在現場,深入宣傳黨中央決策部署,宣傳一方有難八方支援的精神,宣傳一線醫務人員、公安民警、社區工作者、志願者等感人事蹟……在疫情防控期間,發出最強音,散出最亮光,營造強信心、暖人心、聚民心、築同心的良好氛圍。

——滿洲裏市融媒體中心 鞠金慧

 只為那些期待的眼神

那年國慶節的前一天,很多人已經進入了長假模式,我們又接到觀眾打來的熱線,稱某地一些農民的土豆滯留在車站難以外運,當即我便和攝像記者乘車8個多小時,行程往返500多公里,深入到了村裏進行採訪,採訪了十幾個人,對“土豆滯留”問題進行了報道,使農民的困難得到解決。被困在那裏的商販也是喜極而泣,流下了感動的淚水,那些眼神至今難忘。

在當地我也因這條新聞出了點小名,甚至有的百姓把我的名片珍藏起來。還別説這個名片真的被用上了,幾年後那裏又出了一個扶貧牛的問題,農民按照名片上的號碼打來電話,我們連續一週,每天往返400多公里到村裏採訪,跟進事件進展,採製了連續報道《如此扶貧》,揭露了給農民的扶貧牛以次充好的問題,這組新聞也獲得了全區好新聞一等獎。

因為有一種期待,我不敢辜負。

——呼倫貝爾市廣播電視台 韓在華

 新聞人在見證

最後一次見到老白,是他在林木裏忙碌的身影,短短几年的時間,曾經的小樹苗已經成長為了一片綠色的銀行,4000餘棵樹,若干年後將會是老白20餘萬的固定存款。

我們的主題是心中有人民,筆下有深情,而這也正是我們這些選擇了這個職業的人,需要用一生去踐行的。當我看到,越來越多的人聽説了老白的脱貧故事,越來越多的貧困户知道了只要肯努力,肯進取,脱貧沒什麼困難的。我感受到了,在記者這種獨特的視角背後藴藏了巨大能量。是啊,記者不僅在用文字和話語串聯不同的時間和空間,更要用我們的腳步去走近羣眾、用眼界去觀察他們的生活,用思考來縫合內容。只有腳下有泥,才能夠寫下一篇經得起時代檢驗,能夠沉澱下來的好作品。

——鄂温克旗融媒體中心 韓哲

 做“幸福生活”的記錄者

兩天的體驗生活化作十分鐘的專題《愛的港灣》,節目播出後在社會上引起了強烈反響,看到有更多的人加入到愛心志願者的隊伍中,去幫助這個之前他們並不熟悉的羣體,我第一次體會到一名記者的責任和使命,內心充滿了自豪和這個職業帶來的“幸福感”。

有人説,記者是用筆觸捕捉生活,用鏡頭記錄時代,用話筒詮釋公義,用責任捍衞真理。我想那背後是不畏浮雲遮望眼的堅貞抱負,是不破樓蘭終不還的堅持不懈。站在新起點,面對新徵程,我將以堅定的理想信念堅守初心,在新聞報道工作中不斷增強“四力”,滿懷這5個月收穫到的幸福,以筆正義,以文正氣,繼續寫出“有思想、有温度、有品質”的新聞,做“幸福生活”的記錄者,做感知“幸福”的好記者!

——阿榮旗融媒體中心 趙晶晶

 筆尖傳真情 責任記心間

“一頭汗兩腿泥才能寫出好新聞,彎下腰躬下身才能貼近羣眾心”。作為一名新聞記者,從新聞事件和新聞人物的身上,我們看到了正能量的綻放,在點點滴滴的採訪中,把那麼多的美好瞬間記錄下來,讓更多的人知曉。記者的生活,有時風雨有時晴,但無論如何變幻,我都奔跑在採訪的路上。用筆尖書寫正能量,用聲音傳播正能量。

——牙克石市融媒體中心 李宛霏

 願我們心有所持 篤定前行

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責任,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牽動着所有人的心,在這場特殊的“戰疫”裏,他們早已奔赴在疫情防控一線、保障能源供應的最前方,“您好,我是記者陳穎……”她是電視台的一名黨員,農曆大年三十堅守崗位,這個被疫情籠罩的春節,她放棄休息,連續在崗工作5天……室外温度零下35攝氏度,外拍記者周浩,為拍攝保供煤生產畫面,他在寒風中一站就是1個小時…… 2月14日,正在生產一線採訪的記者韓文琦,當得知把自己從小帶大的爺爺去世的消息後,卻不能趕回去送老人家最後一程,僅兩百多公里的路程,她選擇留下繼續戰鬥…… 春節期間,神寶能源的新聞記者、編輯放棄春節休息毅然堅守崗位,外地休假記者提前返回工作崗位,冒着零下30多攝氏度的嚴寒,直抵生產“抗疫戰場”,拍攝、記錄公司廣大幹部職工奮戰抗疫一線的感人瞬間,深入挖掘在疫情防控、安全生產工作中湧現出的先進典型和感人故事以及好經驗好做法,傳遞了滿滿的正能量。

——神寶能源公司新聞信息中心 王超

 為了紀念,也為了銘記

“陷陣死士烈、軍心如磐石”,抗日戰爭結束後,外敵方去,內戰又起,舉國歡騰日,戰士未下鞍,繼續扛起平匪安民、解放全中國的重任,馳騁在橫掃殘敵的戰場上。正當人們憧憬着戰爭陰霾散去的美好生活時,征塵未洗的將士們又走向了抗美援朝的戰場……

今年是抗日戰爭勝利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5週年,也是中國人民志願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0週年,選擇這樣一個時間節點推出這樣一部宏大的革命敍事主題作品,離不開小夥伴們的信任、領導們的支持,還有播出後社會各界朋友的鼓勵。作為一名記者,我只是想用一個個被採訪者的真實講述,回望戰爭歷史,提醒每一個生活在新時代的人們,今天的幸福生活來之不易。或許,這也就是我常常説的,記者的責任與情懷吧。心中的人民與筆下的深情,永遠都是一個記者應該時刻牢記的使命與承擔。

呼倫貝爾是一片英雄的土地,這片土地上的英雄從沒有被忘記!他們經歷了血與火的淬鍊,跨越了生與死的界線,見證了舊與新的歷史,卻從沒想過留下功與名的豐碑。而我們能做的,就是銘記歷史與戰爭,向我們身邊的英雄致敬!願我們都能不負韶華,不負人民!

——呼倫貝爾日報社 於雪丹


上一篇:[特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