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詩談一場清水裏熱鬧的愛

發佈者:Jiangzhe 來源:呼倫貝爾新聞 瀏覽: 發佈時間:2020-11-11 11:19:45

微信裏公號裏讀到白音格力老師的一篇文章,講他有一次看央視節目組採訪農民詩人楊冬凌。白音格力老師説,在看到這個節目之後,他恨不得向全世界的人介紹楊冬凌和她清水裏沸騰熱鬧的愛。

生活在山東的普通農婦楊冬凌,一方面過着和其他農村婦女一樣的平凡生活:種地、持家,沒事玩玩兒紙牌;另一方面,在樸實的生活之外,她一直在試圖尋找着自己的另一種生活方式:讀書、寫詩、養寵物。楊冬凌並沒有覺得這兩種生活有什麼矛盾,相反,她卻能自由地穿梭其中,並且過得有滋有味,讓人羨慕,村裏的女人都把她當作偶像。網友評論説她是一個比“淵明還淵明”的隱者,因為她的隱是快樂的,是智慧的,是真情的。

我相信沒有人不被她的詩打動,因為她的詩裏有生活,不造作,又充滿熱愛。我們看她的《黃瓜》:

打開冰箱説亮話/只有黃瓜一根/誰説巧婦難為無菜之炊/我把陽台的一根蘿蔔切絲/院外的山藥切片/配上點點的蛋花/做成了一鍋多彩的繽紛世界/最後/我用牙齒/逐個讚美了它們的一生……

她能把任何東西任何事寫進詩,做個菜要寫個詩,熬個粥也寫詩,出去買根冰棍,她給那兩根冰棍編了好多故事,也能成詩,她上廁所、衝馬桶都能入詩。家裏的成員,每一樣都是她的詩,雞、鴨、吹壺、電磁爐、高壓鍋、水仙,在她的詩歌裏充滿着無限的深意,能把生活過得這麼熱鬧,過得像詩一樣,只因為心中對生活的熱愛。

我現實生活的朋友圈中就有這樣一位女詩人,一位看起來柔弱,卻可以用筆鑄成一座巍峨的雪峯,而她自己也喜歡用“雪峯”做筆名。

她是一位普通的鄉村女人,平凡得如茫茫人海里的一粒微塵。但就是這一粒微塵,卻用優美的文字和詩詞把自己鍛造成了婉約清麗、優雅迷人的墨客才人。

她經歷坎坷,曾做過多種職業,代課老師,農民,家庭煮婦,業餘詩人。她外表柔弱,內心強大。在相對封閉的小山村,她的一些思維和業餘愛好有時候還被周圍的人不理解,認為她清高、孤傲,不合羣,但這些並沒有消弭她對美好生活的追求。她像一隻山林中的百靈鳥,風清氣爽的清晨,她常常在枝頭高唱;她像一個廚藝高超的大廚,能把生活中的苦辣酸甜調成風味獨特的菜餚,捧出來供朋友品嚐。能把生活過得這麼熱鬧,過得像詩一樣,只因為心中對生活的熱愛,因為不想把生活過得太平庸,也因為她不想辜負了自己的夢想,還有多年以來對詩歌對文學的執着與堅守。

對比山東的“農婦詩人”楊東凌,雪峯和她一樣都是農民的身份,可是各人的經歷卻又顯示出她們迥然不同的氣質和風格。從楊東凌的詩歌裏能讀出她熱烈潑辣放蕩不羈形骸披露無遺的“裸奔”性格,對周遭不利環境的大膽對抗,對生活中的坎坷尷尬的輕鬆化解,都體現了一個齊魯大地女人的倔強性格。

而雪峯,因為她曾經的教師經歷,堅持讀書碼字,浸潤書香歲月,把她濡染成了一個外秀慧中,柔若無形卻又堅挺如山的人格特質。

關於雪峯,我這樣評價她:一位優秀的女詩人,執筆為犁,播詩種韻,以她橫溢的才華,筆耕不輟的創作熱情,把詩歌的種子播撒在阿倫河畔復興小鎮這片豐腴的土壤裏,再經過阿榮詩詞協會文學前輩和同仁的提攜呵護,獎掖新學,傾力扶持,讓一位在鄉土裏蟄伏許久的詩人雪峯,如破繭之蝶,脱穎而出,風采翩然。

“雪峯外表柔弱嬌小,性格純樸善良,不善言談,處事謙遜、低調。可她卻擁有一顆與詩相伴的豐富的內心,一個總是尋幽探微,闡發哲理,不乏警醒之語的思想豐富的頭腦。這種天生麗質的氣韻和與生俱來的寫詩的潛質,以及強大的內心情感,與嬌弱的外表,形成了強烈的反差,使結識她的人不能不驚詫連連,心生敬佩之情。

讀她的《心靈道場》——“我喜歡這個早晨/朦朧的時光/就像喜歡太陽、星星和月亮。打開的山門/也許不用/晶瑩的已不是露/還有我的模樣。情願浪費温情/柔軟瀰漫/在塵囂之上/叫醒鳥兒、村莊和羔羊/一起守望/來自心靈的道場。” 這情感細膩,純淨如水的詩句,寫出了詩人心底的那份淡然、恬靜,讓朦朧的情愫,去追尋那漸隱的晨星,去依傍那早醒的鳥兒和潔白的羔羊。鄉村裏寧靜祥和,築就了詩人心靈的道場。她以自己內心的獨白,如水的心境,在大自然這個神靈面前,做了一回心靈的祈禱,完成了一次靈魂深處的自我救贖。”

雪峯的古詩詞創作,亦如她的新詩一樣,用筆凝練,功力深厚,情意綿綿。

“一指閒情塗歲月,紅塵渡我自由人。”她長期生活在山水如畫的小山村,家鄉秀美田園哺育她如詩的情懷。在她的筆下,山川皆入畫,綠水繞成詩。寫沙果花:“小園五月弄花遲,稍遜東風第一枝。雖是姍姍春色晚,風騷獨領亦成詩。”寫杜鵑花:“雖無紫燕向流雲,卻有東君倚舊門。迎娶春風花正好,枝頭小蕾染朱脣。”筆調清新,格調高雅,別開勝境,詩句中的內藴與外韻相諧和,情與理的抒發與表達相得益彰,“遣懷不拘循舊句,遺情都作古來詩。”情是意之牽,意是情之源,意到筆先,下筆才能生情。詩人用形象思維,取意象之美,摹景狀物,寄情於景,情至而意達,給人以輕靈之美、朦朧之美、氣象之美。

雪峯熱愛生活,她的詩詞創作都來源於生活的積澱,又迴歸饋贈於生活。她生活在那個叫烏司門的小山村裏,“裏住進淳樸的鄉音”。她用真誠擁抱生活,“善待那裏的山水、花草、樹木和流雲。”她在無數個不眠的夜晚,“允許貓依偎在桌前,看自己咬文嚼字,痛苦十分,興奮十分……”她説自己是一個“愛寫分行文字的女人”,自我調侃:“我不是詩人,只是擁有一顆詩人的心”……

雪峯用整個靈魂在發言,告訴我們,生活就是一首詩,我們可以過着詩歌一樣的生活,寫着生活一樣的詩歌。在她的“生活詩歌”中,你只有感動、恩,感動她於生活中發現的美,感恩她描述的我們正擁有的最樸實無華的生活。她的詩,讓我們明白,生活是多麼富有詩意,多麼的富有魅力,只要我們不嫌棄自己的處境,不鄙薄自己的渺小,不丟棄自己有趣的靈魂,不在困窘的生活裏沉淪,而是用一顆誠懇的心善待自己,善待生活,去發現,去理解,去領悟,我們都將擁有她這樣平實而温暖的生活與樂趣,我們都可以與詩談一場清水裏熱鬧的愛。(劉玉峯)


上一篇:[書香]